有没有像字幕网一样的app

宜熙瞪他一眼。

“熙熙!你来了!”

宜熙看着穿着一身玫瑰金色洋裙,金发碧眼,皮肤雪白,整个人就像现实版洋娃娃的dy,脸上立马露出真心实意的微笑。

“dy,生日快乐,你今天很美!”

dy接过宜熙的礼物,拆开看到里面东西,欢喜的抱住宜熙。

“熙熙,你送的礼物我很喜欢!”

宜熙有点不能适应dy的热情,毕竟严格说起来,今天只是她们的第二次见面。

宜熙拍拍dy的肩膀,等她松开,才好奇的询问。

“我戴着面具,你怎么认出我来的?”

dy指了指这么一会会儿,已经被一群女孩子围在中间的宜宴。

“宜宴说会跟你一起过来,站在他旁边的,肯定就是你了!”

“说不定是别的女人。”

长袖蕾丝裙少女清秀迷人户外写真

dy却一脸认真地摇头,“不会的,宜宴对你和对别的女孩子不一样。”

宜熙有些兴味,“哪里不一样?”

dy想了想,“他对别的女孩子很礼貌,但是对你很放松。”

是放肆吧!

宜熙心里腹诽,这算哪门子的不一样?!

面上却是呵呵笑,看了眼周围都戴着面具的名媛少爷,她算是第一次出席这种聚会,一时间也分不出谁是谁。

她悲催的发现,自己过去的二十几年算是白混了,除了宜宴的那些个狐朋狗友,在这个圈子里面,自己竟然是连一个可以说知心话的好朋友都没有。

看着面前一脸单纯,正在吧嗒吧嗒给自己将今天她邀请了哪些有才有貌的豪门少爷,让她记得待会儿仔细挑一挑,找到能拯救她的王子殿下。

宜熙一脸深沉的伸出手拍了拍dy的肩膀,“你放心,从今天开始,你就是我宜熙的朋友了,以后有谁敢欺负你,我第一个不放过他!”

dy眨了眨眼,“这话我爹地也说过。”

“啥?”

“第一个不放过欺负我的人!”

宜熙哽了哽,到底不好跟人家亲爹争,“那我就第二个吧。”

dy毕竟是今天这场生日宴会的主角,所以她拉着宜熙跟一圈她请来的‘王子殿下’认识了之后,就被其他人叫走了。

临走之前被宜熙拽住,宜熙小声凑到dy耳边。

“你……你认不认识一个,长得很帅,性子很高冷的亚洲男人?”

那天在酒吧,宜宴说定了他们那间包厢的,是威廉家族的人。

宜熙就想碰碰运气问一问。

虽然她肖想的只是别人的美貌,遇不到不会多失望,但要是能遇到,给自己的生活多一点惊喜,何乐而不为呢?

dy很认真的想了想,然后在宜熙期待的眼神下点头又摇头,指着院子里的人。

“熙熙,你说的太笼统了,人都在这了,你可以自己找一下哦!”

宜熙看着dy迅速被其它人围在中间的身影,‘啧啧’感叹两声,放完望去,里面是戴着面具的男人,脸都看不清,她怎么找人?

不过,那日在包厢看到的男人,气质高冷矜贵,一看就不像是会来参加这种幼稚趴体的人。

宜熙从来不喜欢花时间做无用功。

这么一合计,能在这儿遇到那位高岭之花的几率少之又少,立马将其抛之脑后,从一旁的桌子上取了一杯蓝色的鸡尾酒,举起来在阳光下晃了晃。

看着蓝色的液体在透明酒杯中荡漾,宜熙心情很好。

她喜欢漂亮的东西。

宜宴早就不知道带着他勾搭到的美人儿去了哪里,宜熙对那些戴着面具分不清长相的人也没什么兴趣,干脆一个人晃着酒杯四处乱逛。

等她觉得穿着高跟鞋的小腿有些酸疼,想找个地方休息的时候,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远离了前面院子里的喧嚣。

她看着面前收拾的精巧的小花园,绽放着五颜六色的花朵,安安静静,中间还有一个花藤编制的秋千。

这里的安静似乎完将前院的喧嚣热闹隔离开来。

宜熙小心试了试秋千的承重,确定没问题,这才放心坐了上去。

秋千慢悠悠的晃,喝着小酒,看着蓝天白云鲜花绿草,心情倒是前所未有的平静和安宁。

墨行渊原本是靠在花园里巨大的圆柱后面抽烟,黑眸里昏昏沉沉,犹如看不清颜色的深海。

威廉说今天他女儿的生日宴邀请了宜熙,只是不确定宜家人是不是会向以往一样,不让宜熙来参加。

这句话充满了不确定,且依照宜家人过去对宜熙的保护程度,极有可能会落得一场空。

只是他等了太久了,突然出现的这个宜熙,会不会是他的小遇。

只要想到某种可能,他的心脏似乎都被牵动的发疼。

他来参加这次的生日会,确确实实是抱着想要见到宜家的这个宜熙,确定她是不是时遇的目的。

只是他从早上等到现在,那个叫宜熙的女孩,却迟迟没有现身。

他不耐烦与那些凑上来的女人交谈,本想直接离开,但又怕他离开了,宜熙会过来。

威廉说过,晚上会有个舞会,主角都是些年轻人。

说不定她会来。

所以他干脆找了个安静的地方抽烟。

他重重的吸了一口烟,青白色的烟雾吐出,消散在半空中,心中的沉郁却半点没有消散。

靠在圆柱上站了半晌,他不经意的侧头,眼神却是顿住。

不远处的秋千上,坐着一个穿着黑裙的女人,脚边放着一个高脚杯,里面还剩小半杯鸡尾酒。

秋千晃动的幅度很小,女人歪着脑袋,像是睡着了。

隔得这么远,那个女人脸上又戴着面具,他其实看不太清她的脸。

只是心里却莫名觉得,那就是他想找的人。

……

宜熙被太阳晒得浑身暖洋洋的,不自觉的就眯着眼睡过去了。

这一睡不要紧,她做了一个梦。

梦里她来到了一间公寓楼,这间公寓一整套房间也就只是她一间房子的大小,装修的不算精致,里面的摆设却很温馨。

沙发上铺着浅蓝色的手工沙发垫,窗帘也是温暖的米黄色,菱格的地毯上,蜷缩着一只纯白色的猫。

那猫显然是被主人养的极好,缩在一起脖子上鼓起一团肉。

厨房里有一男一女,女的娇小,男的高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