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都富二代app裝飾

.630shu.co,最快更新玄幻之神级帝皇系统最新章节!

苏寒觉得自己这一次算是开了眼界,从凝聚法相,到一次次渡劫,最终成就准帝。

能亲眼看到这个过程,是绝大部分武者想都不敢想的。

虽然李道初凝聚法相的时间很短,可能是因为曾经凝聚过,所以轻车熟路的关系。

但还是给苏寒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那的确是一种在创造新生命的感觉。

骨骼,血管,细胞,脉络,缺一不可,又必须符合规则,苏寒日后凝聚法相时完可以利用这一次的经历得到一些参考。

“最后的准帝劫,万缕紫霞化作紫金雷电,这应该是某种特殊的力量,融于其身,才会让准帝和至尊之间,产生明显的差距吧?”

苏寒心中暗暗沉吟。

法相六劫之中,应该不仅仅是纯粹力量上的差距,其中或许还能细致的分为几个不同的阶段。

具体如何,只能等他日后晋升法相金身后,才能一一知晓了。

李家之中,一片寂静。

众人的目光,齐齐落在李道初身上,曾经对他鄙夷,轻蔑的李家族人,眼下的眼神却带着深深的敬畏与崇敬。

浅绿针织衫的妹纸文艺清纯可爱迷人

一个连至尊都没有的李家,突然多了一尊准帝,这对李家来说,简直是大好的消息!

准帝下一步,就是天帝!

如果李家能重新有天帝坐镇,恢复昔日荣光已经不是很遥远!

类似的经历,在李家悠长的历史岁月中,也经历过数次。

他们觉得,自己可能见证了历史!

“就这么……成就准帝了吗……”

听着耳边若隐若现的梵音,李道然深深吸了口气,只是却也无法遏制住如狂风暴雨般的思绪。

这一次所发生的事情,让所有人都很震惊,同时,他们也想不明白,为何李道初能够在恢复了火种后,表现出了比曾经还要恐怖的可怕天赋。

对于这一点,苏寒却隐隐有些猜测。

李道初与以前不同的地方,在于他以前就是人人敬佩的天骄,不曾经历过八十年的蹉跎!

这八十年,或给李道初带来了如蜕凡般的感悟,可能要比寻常的蜕凡还要深刻。

只是这种事,很难说的准,也没个界限,有人或许就一辈子蹉跎,即便恢复了火种,也无法恢复当初的天赋,沦为平庸。

但有人,就会如李道初现如今这般,在八十年的黯淡后,顷刻间绽放出耀眼至极的湛湛神光!

“恭喜李兄,成世间第四位准帝。”

扶仙公子淡笑道。

李道初逐渐褪去法相,恢复了原本容貌,但他此时的容貌却十分年轻,最多不过三十许。

晋升准帝,他的寿元已经大大的增涨,不再是当初那一只脚踏入棺材,即将耗尽寿元的老头了。

“三弟,回来了啊……”

李道宗喃喃自语,眼中闪烁着激动之色。

“三叔成就准帝,太好了!”

李长炎紧握双拳,脸上露出兴奋之色。

曾经蔑视过李道初,羞辱过李道初,以李道初为坏榜样来教育后辈的李家族人。

现如今万般后悔,后悔自己不该在李道初受到应有的惩罚后,还如此对待他。

李道初看向扶仙公子,脸上露出一抹笑容,微微点头,“刚刚,多谢二位。”

“无须道谢,我都是人族,面对异族自然要齐心协力。”

扶仙公子淡笑道。

虚蒙冷哼一声,随后上下打量了李道初一眼,便径直破空离去。

他不怕刃无血和扶仙联手,但如果是三位准帝强者联手,要留下他,并不是一件难事。

“道初,现在感觉如何?”

李恨水开口道。

“感觉……”

李道初喃喃自语,“感觉很好,真的很好……”

言罢,他脸上的神情愈发严肃,目光缓缓落在苏寒身上,随后轻轻一挥袖袍,朝着苏寒跪伏于地。

砰!

李道初的眉心撞击在了地板上。

众人只觉得大地都开始颤抖起来。

“道初这是?”

李恨水微微一惊。

站在苏寒身边的龙泉至尊,枯玄等人更是震惊,连忙下意识的让到了一旁。

“快退到一旁,准帝叩首,寻常人承受不住!”

战鬼拉走苏青秋和詹台咏懿。

所有的李家族人,都在此时呆住了。

他们李家新晋准帝,竟然对一名外族下跪行礼?

“这怎么可以!”

李道然失声惊怒。

可眼下,没人敢站出来阻止李道初的所作所为,这可是一尊准帝,就算是四劫法相五劫至尊于准帝面前,也不过是蝼蚁般的存在!

刃无血和扶仙公子互相对视了一眼,脸上也露出一抹肃然之色。

砰!

又是一声巨响。

苏寒面色复杂,“,不必如此,这只是一笔我与们李家的交易罢了。”

“算识趣!”

李道然死死盯了苏寒一眼,心中冷哼。

可惜。

李道初仿佛未曾听到,专注无比的继续叩首。

一下。

两下。

三下。

众人所站的地面,已经出现了一道道裂纹,以李道初眉心着地点为中心,朝四面八方席卷而去。

四下。

轰隆隆——

不远处的院墙突然倒塌了!

这可是李家,院墙上遍布禁法,所用的建筑材料也皆是灵材!

众人心中悚然。

准帝强者的手段,就这般恐怖?仅仅是普通的叩首,竟能有如此威势?

五下!

轰!

有李家建筑倒塌!

“李道初,给我住手!”

李道然怒喝道:“要毁了我李家不成!”

“大哥,独孤天医赐三弟重生,三弟叩首致谢,实属正常。”

李道宗淡淡的道。

“家主,这件事……”

李道然看向李恨水。

李恨水淡淡的摇摇头,“不用管了。”

她看了李道初一眼,心中暗暗叹了口气,“道初对李家……有气啊……”

六下!

七下!

八下!

九下!

轰隆隆!

巨响不断持续,偌大的李家,如今竟化作了一片废墟,只有众人所站之地还尚算完好。

无数赶至此地的强者见到这一幕,尽皆呆愣当场,就连忘川城内的普通百姓,脸上都涌起惊恐之色。

李家变成废墟,这难道是十方铁骑要打进来了?

九为极致。

李道初叩首九次后,最后一次足足过了十几息,才缓缓把头抬起,站了起来。

“前辈再造之恩,道初无以回报,道初想拜前辈为义父,不知前辈可愿收下道初。”

李道初缓缓开口。

这番话,如旱地惊雷,刹那间撕破了众人的耳膜!

一个准帝,要拜一名武尊为义父?

且这名准帝还出身自上古豪族李家!这,怎么可以!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