含羞草app官方网站在线播放

谢闵行起身,“在这坐着等我,我去交钱。”

医院长廊,两位护士的交谈,“没发现刚才来的伤患她老公太帅了,说话也超级撩人。”

“是么,刚才小丽也在给我说来了个男主角,我刚才没看到。”

“他老婆在等他,男主角刚才去交钱了,可以去看看他老婆,哈哈。”

“怎么样他老婆是不是女主角傻白甜的那种?”

“根据男主角的意思,他老婆应该比较爱闹腾。”

江季从病房出来,林轻轻送他,“江季哥,不用每天都过来的,医院这边我可以,忙了一天了赶紧回去休息吧。”

江季活动了一下脖子,确实有些疲惫,“行,我先走了,有事在给我带电话。我给的卡拿着。”

林轻轻应下,却没有动过。房子也没有过户,但是钥匙还在林轻轻手上,如果林轻轻把钥匙还给江季,估计江季会气炸还会给她换个别墅。

林轻轻还是决定收下。

江季听到护士们的对话,“切,能有多帅。”

下楼走到大厅,江季单手勾着西装外套,随意挂在后背。俊美的脸庞突然碰到了最不想捡到的人。

少女回忆民国风姿

刚交过钱的谢闵行,也看到了来人,他冷酷的不给一眼。

冰与火的碰撞,谁也不动。

周围的目光越来越多,护士三两个说话,“哇,两个男主角。”

“我们医院今晚怎么了,太帅了吧他俩,喜欢那个?”

“穿黑色西装的男主人老婆就在我们急救中心,我选择灰色西装的男主。”

“也是,灰色西装的也帅。”

江季听到护士对话问护士,“急救中心在哪儿?”

说话的护士倍感荣幸,说话有些结巴,“在一,一楼最,东边。”

江季指着谢闵行警告,“别让我发现是小舒。”说完跑着去急救中心。

说来也傻,谢闵行的老婆除了云舒还有谁?若被发现不是云舒,那还得了?

云舒在凳子上坐着,都饿了快晕了,谢闵行还没过来。江季慌张跑急救中心到看到的不是他担心的人还能是谁。

“小舒,怎么会在这里?”

“恩?江季怎么也会在这里?”

江季目光看到云舒脖子上的纱布,“谁打的?老子废了他。”江季音量拔高,护士们不再私聊,都往后站了站。

“原来灰衣服的男主和她们认识啊。”

谢闵行不慌不忙从后边出现,“小舒,我们回家。”

云舒:“哦。”

江季不许,他拉着云舒的胳膊,“留下我给办住院手续。”云舒怎么可能会答应住院,还是因为这点小伤,“不,我得回家。住院自己住吧。”说着就朝谢闵行走去。

江季不放弃,“小舒,不是想知道当初我为什么会不辞而别出国么,难道对我来医院就一点也不好奇不担心?”

云舒被定在原地,她脑鸣嗡嗡乱响,“怎么?”不会是得了绝症吧。

那江季这次回来是为了见她们最后一面?那……

江季拉起云舒的手,“跟我走,我带去看。”

谢闵行打掉江季拉云舒的手,“江少,有故事明天我们夫妻俩亲自拜访一起听,到时候再细说也不迟,今夜晚了,我带我老婆先回家。别拉我老婆的手,那怕是她哥也不行。”

谢闵行的话算是给三个人面上都好看,众人才醒悟,“哦,还以为是三角,原来是人家哥啊,不过她哥好帅啊。”

“她老公更帅好不好。”周围七七八八的声音再次起来。

江季:“谢闵行,我拉我妹,关什么事,给我滚开,云小舒我就问跟我去不去?”

云舒看着谢闵行纠结的很,“我就上去看一眼,一眼后,我就跟回家好不好?”

江季贼看不起云舒做小的态度,“云小舒,征求他意见干嘛,跟我走。”说着拽起云舒就往住院部走去。

谢闵行在云舒离开后,把交钱的小票交给护士,转身离开。

后边还有人在讨论,“这什么意思啊?”

云舒跟着江季出现在8楼住院部,“进去吧。轻轻在里边。”云舒觉得此事非同小可,轻轻都在,“江季,别吓我们,到底怎么了?”

江季:“进去说。”

林轻轻看到云舒出现,“江季哥不是走了么?小舒们怎么在一起?”

云舒看着江季又看看林轻轻,视线落在床上插着呼吸管的老人,“这是林爷爷?”林轻轻点头。

江季抢先问,“脖子的伤谁弄得?”

云舒:“被一个狗仔,人已经被谢闵行教训过了,接下来,江季,来说说的事呗,当初为什么离开,至于为什么出现在医院我应该猜到了。”

江季引得云舒误会却丝毫不愧疚,“还能什么,江研病发只能去国外治疗,我妈不放心江研一个人在国外,又不放心我一个人在国内,刚好我爸的公司重心也放在国外,我们一家就搬走了,我想给说来着,当时去参加什么夏令营了,联系不上,轻轻又早都没影子了,弄得我最后无声离开。”

林轻轻:“怪不得。”

云舒此刻想掐死江季,就为了这狗屁理由,她伤害了谢闵行,她的表情面如死灰:“哦,我知道了。轻轻我明天来看。”

江季横跨一步挡着门:“去哪啊,谢闵行走了,怎么回去。”

“还不是被气的,因为说话误会的。”说完,云舒跑走,林轻轻不放心紧跟着云舒跑下楼。

一楼早已没有了谢闵行的影子,云舒期待的事情没有发生,两人的关系刚缓和一下,现在又进入冬季,云舒咬着下唇,眼睛在风中吹得泪涌出:“坏蛋,都不舍得等我一下。自己走了,走吧。”

林轻轻追上去,“小舒,我有话对说。”

云舒:“可我不想听。”

林轻轻:“和老公有关,也和有关。”

这时云舒才看着林轻轻,“要说什么?”林轻轻指着不远处的长椅说:“坐下说吧。”